北爱尔兰故事:德里郡

如今,对于初次乘船到浮伊港(Lough Foyle)的游人来说,凌于海湾上那宏伟的梅登城的景象,将是他们珍贵的回忆。很难想象,在1567年时,一位英国军官驶过同样的海港,在现今城市所在的地方除了发现废弃的奥古斯丁时期修道士的修道院外空无一物。这城市早年的声誉主要是教会上的。在Four Masters时期的编年史(爱尔兰王国编年史,1632–6)中,则被称为德里科伦巴其尔,是以公元前546年在此建立过隐修院的圣科伦巴命名。

远古时,德里叫做德尔卡尔伽(Daire Calgac),这名字意思是卡尔伽的橡树,或是属于卡尔伽的橡树的领土。那时的爱尔兰是真正的橡树之国,于是有很多地方以橡树为名;比如德里-阿, 德里-蕾恩, 德里-北各, 以及德里莫这样的名字。从前在爱尔兰岛富有橡树木材,于是被出口到欧洲大陆用于造船或其他许许多多的用途,而且我们有有力的证据表明西敏寺是用我们的爱尔兰幽谷橡树木建造的屋顶。出产最好的橡树木的幽谷树林和小灌木林位于德里郡的东南部,从马格赫拉(Maghera)到更远的贝拉奇(Bellaghy)和马格赫拉费尔特(Magherafelt),靠近Desertmartin,这些曾被视为皇家御用橡树。

1567年,来自布里斯托尔的英国军官伦道夫上校(Colonel Randolph)被派往协助时任代理治安长官亨利希德尼爵士(Sir Henry Sidney)镇压蒂龙(Tyrone)郡的叛乱。但是由于暴风雨,他用了14天仍没到浮伊港。当他来到德里郡他就敏锐的注意到地势的结构用于防御,于是他认为这片地方很适合建立殖民地。此后不久,他便投入到战斗之中,和他的部队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时光。他们驻扎在老修道院,人们睡在修士的坟墓之上。许多人罹患重疾,死亡名册也越来越厚。此后部队转移至更健康的驻区,在此后的一段时间内,建立殖民地的计划被推迟,但是没有被废弃。数年之后在伊丽莎白一世给埃塞克斯勋爵的信中不耐烦写道:”还有多久你才能使我们决定到浮伊港和巴利香农殖民后将不会再有叛军” 最后在Henry Dockwra爵士带领4000步兵和200匹马达到了。1600年4月16日,他在卡尔莫(Culmore)登陆,六天之后在没有抵抗的情况下拿下了德里郡。亨利爵士如此描述这座城市:“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个小岛,有着40英亩的土地,在这上面还有着古老的修道院的废墟,一座主教的住宅,两座教堂,在它一面的尽头屹立着一座古城堡;名为浮伊的河环绕这城市的一面,还有一处潮湿的沼泽,不能轻易渡过,除非那两三处,将它和大陆分离。”

多克拉的德里城建于1600年,在北爱尔兰殖民地建立之前。但是只短短存在。8年之后,它被Cahir O’Doherty爵士烧毁,它的英国总督(Sir George Pawlet)及他的卫戍部队被伊尼什欧文(Inishowen)的年轻的领袖杀死。在1609年1月,一份关于划分所归还的北爱尔兰六郡(Tyrone, Coleraine, Donegal, Fermanagh, Armagh, 以及Cavan)被提出。这包括一份把土地按郡的计划,并且明确说明的为土地占有者,仆人,原住民,以及教堂分配土地的方案。在于国王和议会协商之后,首席法官雷(Ley),首席检察官戴维斯(Davies)把结果于1609年3月公之于众,其结果是这些规则和条件需经主持者们监督。

最大一块领地,有点与男爵的领地相似,作为“管理区”,被划分为三个大小不等的地区。最大的部分有2000英亩,次之有1500英亩,最小的有1000英亩。 亚瑟•奇切斯特爵士,年龄最大的一位总督,总结了日后成为爱尔兰殖民的基础和指导的主要原则。不动产上的平等并不会给与任何人以额外的权利,但是诱使人们在他们的土地上扩展财富却是最重要的。1613年1月29日,爱尔兰协会成立,并在随后的5月被授予特权,准许德里城或镇在以其中心的三英里范围内组成一郡;包括4000英亩的浮伊港以西的土地,包括被视为多余的土地的沼泽和山脉,也隶属于此郡。城墙被要求修建,因此在1615年下拨了一笔5,000英镑的拨款。Loughinshollin的领地,以及森林也被划归在内。从多尼格尔郡(Donegal)划分的4,000英亩,以及3,000亩从安特里姆郡(Antrim)分别以组成德里和柯尔雷恩(Coleraine)。由此,曾经的小郡壮大成为现代的伦敦德里郡。

1609到1629年间,为重建被毁的德里城而建造的房屋总数为110,不包括主教和院长的房屋,花费了£13,450,此外用于城防和其他用途的经费花费为£14,000。在实施规定改进上的迟缓的方式导致的后果是,他们受到星室法庭(Star Chamber,15-17世纪由英王指定的法官组成的英国法庭,在其它法院闭庭期间开庭,审理有关国家安全案件)的指责并要求交出詹姆斯一世颁发的特许状。1641年,英王查尔斯一世对他所做的表示后悔,下令恢复他们的财产,但是在随后爆发的1641年大屠杀使得他的愿望没能实现。德里城则成了暴徒夺取的目标,但是这密谋被发现,于是德里成了英格兰和苏格兰殖民的首要避难所。城市处于防卫状态。12个公司每方送来两架大炮,与多年前安置在炮台的20架组成了充足的火力对抗狂暴的叛军。直到叛乱结束,官员被派来处理事务以及转让租约,延长德里和柯尔雷恩的所有租期。到查尔斯二世复位,在1662年4月10日,以书面形式详尽的正式确认詹姆斯一世的特许状。

此后数年城市一直处于相对和平和安宁,直到1688年,那使得德里在历史上出名的大事件的发生。那次围攻展现了对于任何国家的历史来说都是最鲜明的爱国主义英雄事迹。保卫战开始于12月7日,持续到抵抗一支由法国和爱尔兰士兵组成的装备精良的军队后的7月30日。这些英勇的保卫者们,在不朽的沃克的带领下,曾频繁处于饿死的边缘,但是没有什么能征服他们的精神。他们无畏的口号,“决不放弃”(”No Surrender”),在每次集合高喊,直到援军的到来,英王詹姆斯二世的军队没能阻止援军,便立即从德里撤退。在距离西北堡垒不远处的著名的城墙上,由公众募捐而建立沃克纪念碑于1828年树立。这位英勇的抵抗者并没能长久幸免于围攻。尽管他是牧师,他看见过一个战士的牺牲,倒在了博伊奈战役。他活着时,已经确定被任命为德里的主教,如Tillotson在给罗素(Russell)夫人的信中说到,国王威廉三世在他之前£5,000的奖赏之外,任命他为德里的主教;但是更可能的是继沃克死后三天后霍普金斯博士的死亡,他只是获得接替空下的主教职位的许诺。

在那以后,世世代代在梅登城出生、生活、离世,但是这古老的骑士精神却没有消亡,许多德里英勇的子孙们,仍长眠在佛兰德斯和法国的战役中,死时依然说着那古老的口号“决不放弃!”

译注:1984年,伦敦德里(Londonderry)易名为德里。

北爱尔兰故事:奥卡汉家族

(译注:初稿)

在1515年的英国国家报现存一篇关于爱尔兰的报道。在这篇报道中说到,据说曾经有六十多个不同的国家,有的有一个郡大小,有的或大或小。他们被六十多个首领所统治,“他们有些自称国王,有的是王子,公爵或是大公,他们靠他们手中的剑生存,不听从任何其他世俗的人物,坚信自己是最强大的,这些传说的首领们自己决定是战是和,凭着剑不服从其他人,无论是英国人还是爱尔兰人,除了那些能用剑制伏他们的人。这国家,据说,在本国元首的统治下得到很好的治理。于是,我们知晓在布赖恩博鲁的统治之下,有着公正的司法;没有人能凌驾于法律之上。华纳,他在《爱尔兰的历史》书中,通过一位异常美丽的少女,身着华美的衣装,缀着珠宝,拿着顶端镶着价值连城的金戒指的手杖,她身边没有仆人只身一人从这岛屿的最北端前往南部,但却没有人试图在光天化日或月黑风高之时剥夺她的名誉或是抢走她昂贵的装饰甚至偷她的金戒指,描述了普通民众对法律的尊重。

On she went, and her maiden smile
In safety lighted her round the Green Isle;
And blessed for ever was she who relied
Upon Erin’s honour and Erin’s pride.

在爱尔兰北方的首领之中,Dungiven的O’Cahans则脱颖而出。Dermot O’Cahan,一位爱尔兰王子,拥有一片广袤的领地,以班恩,浮伊港,北印度洋为界。他经常居住的城堡,建于一突出于Roe河的岩石之上,就是现在所知的Dog’s Leap,毗邻卓玛惆斯修道院。王子有个可爱的女儿,名叫Finvola,还有十二个儿子,为了他们他在他领地的不同地方建造了十二座城堡。

Archibald M’Sparran告诉我们O’Cahan和邻国的国王们和王子们多久交流,还有带着他的女儿Finvola访问加勒多尼亚和英国的宫廷。我在他书中之下的叙述受益匪浅。有一次,他和他的儿子们和Finvola从加勒多尼亚回来,在西部群岛遭遇了突然袭来的暴风雨,几乎迷路了。不幸之中他们待到天亮,然后听见划船的声音。在这条船上出现了一位运输军队大胆的苏格兰高地人,他恳求他们跟他走。他们来到一个更远岛屿边上的一城堡。”你们现在“,这苏格兰高地人说,“在Islay岛上”。同时,O’Cahan说,“你护送我们到的城堡是这岛屿的领主MacDonnell的城堡。”“是的”,陌生人说。他们不愿意离开。“我保证你们会受欢迎的,”陌生人说。他们受到身穿军服的MacDonnell宗族首领的接待,受到了热情的欢迎。O’Cahan和他可爱的Finvola被劝说住了几个星期。

宾客必须返回爱尔兰的时候很快就到了,年轻的Angus MacDonnell却为Finvola叹息。O’Cahan之前下令为他的儿女们建造十二座城堡,此时想要看看工程的进度。Dooneven (Dungiven)的修道院由O’Cahan的先人修建,由每个继任者资助。贵族家庭的青年男女被送往修道院接受教育。

第一位管理修道院的院长是Paul O’Murray,一位熟知时事,与神父们相熟的人。在他之下,许多位苏格兰MacDonnell氏族的人接受了教育,这是O’Cahan家族和MacDonnell家族建立良好的友谊的成因。这些学生每天都被教导使用砍刀和盾。

那些日子最普遍的消遣就是捕猎野兔,雄鹿和狐狸。女士们也习惯加入围猎。在O’Cahan的国度,在所有雄鹿经常出没之处,他选择悬于Roe河之上的灌木丛,拱起它们,改变Ben Evenney崎岖不平的高度。有一次,猎狗发现躺在地处的一匹狼。猎狗分左右,但被咬,狼冲了过去,最后冲出了Ben Evenney悬崖。猎人们认为这是Ben Evenney神灵,是保卫O’Cahan家族的神灵。“谁知道,”O’Cahan在山坡举行的宴会时说,“我们今天在Dooneven旁捕猎的狼是我们伪装的朋友呢?”

鱼子河之宝的婚姻

Angus MacDonnell在只有一位仆人的陪同下出乎意料的到来,受到了O’Cahan热情的接待。当他在Ben Evenney山脚碰见正在宴会的Dermot O’Cahan和他的臣子们,他向Finvola求婚。不久之后,Angus以Isles领主的名义写信给Finvola的父亲,向他的女儿求婚,并要求以O’Cahan家族的二十四位领主的儿子们尽可能的娶MacDonnell家族领主们的女儿们为嫁妆。这封信的内容是他几天思考的主题。婚礼在他们远道而来祝福这对新人,向Roe河之宝Finvola告别的朋友们和盟友们的参加下在修道院举行。Dermot O’Cahan 唯一的条件是,她死后必须把尸骨带回,安葬在家族的墓葬地,古旧的Dooneven (Dungiven)修道院。在他们同意这条件之后,Finvola和她十二位女仆还有二十四位英勇的武士前往Isles,把许多悲伤的心留在了身后。

他们快乐的生活了许多年,但是最终Finvola还是离去了,Angus为她感到极为悲伤,不愿意Roe河的人们知道她去世的消息。然而,家族的守护神灵,女妖Gramie Roe O’Cahan在Benbraddagh山间的洞穴中呼喊,从薄暮到夜晚不停的低沉的哀叹。当O’Cahan的船只靠近岸边时,Angus MacDonnell爵士可以看见照亮河口湾的船上壮观的火把。当他们登岸之时,一群唱诗班女子们跟随Gramie Roe,唱着Finvola的死亡之歌,责问他们为什么不把她带回O’Cahan,却将她只身留给陌生人之中。

岛上的居民们,看见这群人围绕着MacDonnell的家族墓地,于是蜂拥向送葬者,大声阻止他们挖掘尸体。“站开,”Turloughmore O’Cahan说,手持沉重的剑站在目的门口,“站开,你们这群无信的人们,今日立誓明天就失信。倘若有人敢强行通过,否则他将死于我的剑下。”“你是谁?”一位来自Glengarry的高大的高地苏格兰人,拿着砍刀和盾咆哮着说。“我说,你是谁?”,于是扔掉盾,深深地砍了一刀。“不要有冲突,我的朋友们,”Angus爵士说;“我很荣幸Finvola被赐给了我。她与我相爱,不会与我分离。所有的过错都归结于我,如果我有错,仅仅是因为我对她太过分的爱。”

次日,O’Cahan家族和Angus爵士停了下来,然后于他们所爱的Finvola尸骨乘船返回Foyle。她的身体生于Dungiven,最终被虔诚的安葬在O’Cahan家族的安息之地,老Dooneven修道院。

No more up the streamlet her maidens shall hie,
For wan the cold cheek, and bedim’d the blue eye;
In silent affliction our sorrows still flow,
Since gone is Finvola, the gem of the Roe.

译自Sketches of Olden Days in Northern Ireland,第十二章。

爱尔兰传统乐器简要 (3)

Flute/长笛

木管乐器。向笛的锋利边缘吹气,在其上形成漩涡,有规律地交替在边缘的上下,使封闭在笛内的空气振动而发声。广义而言,长笛可以是竖笛形的由一端吹奏,或呈球形如埙。就其狭义而言,则是西方音乐特有的横笛,公元前2世纪的古希腊和伊特鲁里亚国就有横笛。16世纪时欧洲的长笛全用黄杨木制造,有指孔但无键。17世纪晚期开始加上键。19世纪时长笛演奏者和发明家T.博姆发明了现代的长笛,其优点是每个音均匀,整个音域的力度都能充分表现,技术的灵活性几乎不受限制。现代博姆型装置的长笛(C调,音域为约C次中音至C三度音)有木制或金属制(贵金属或合金)的两种。长笛家族还包括短笛(高一度音)、中音长笛和鲜见的低音长笛等。

Guitar/吉他

拨奏的弦乐器。通常具有6根弦、弦马状的指板、腰身明显的音箱。吉他可能源于16世纪早期的西班牙。到1800年已有6根单弦,而19世纪的革新使之具有现代形式。现代古典吉他技巧的丰富要大大归功于F.雷加(1852~1909),而赛戈维亚使这种乐器登上音乐厅堂。然而,吉他主要还是业余人士的乐器,在许多国家也是重要的民俗乐器。12弦吉他装着6组双弦。夏威夷吉他或钢弦吉他为横式,由金属板压住钢弦,产生一种甜美的滑奏音色。电吉他代表了吉他的一种重大发展。20世纪20年代,为这种电吉他加上电音板,很快制造出扩音电吉他。40年代L.保罗发明了没有音箱的实体吉他,仅借着弦的震动来传音。有了持续长久的乐音、强力扩音的倾向、产生呐喊式旋律的能力、粗犷的敲击节奏,它很快成为西方流行音乐的主要乐器之一。

Harmonica/口琴

小型的矩形吹奏乐器,把一些金属活簧片安装在一个小木框内被分隔的一些细长的孔上,气从两排平行的风道吹进而出声。交替地吹气和吸气可发出连续的音阶曲调,不需的风道用舌封住。在12半音阶型的口琴中,手指操纵掣子选择两套簧片中的一套,调成相隔半音的音阶。1821年柏林的F.布施曼(也是手风琴的发明者)借用中国笙的基本原理发明了口琴。口琴广泛用于演奏布鲁斯音乐以及民间和乡村音乐。

虽然并没有广泛用于爱尔兰音乐集会(Irish sessions),口琴仍然是爱尔兰公认的传统乐器,并且在比赛中有其自己的类别。

Harp/竖琴

弹拨的弦乐器。它的共鸣箱或琴腹与弦的平面垂直。形状大致呈三角形。早期的竖琴和许多民间竖琴中,弦成线索状从共鸣的琴身排列到琴颈。早期的这些竖琴缺乏前柱或柱子(构成三角形的第三边),此乃框架竖琴的特征;前柱可使弦绷紧,音调提高。原始小竖琴的发明年代至少可追溯到公元前3000年的古地中海地区和中东地区。竖琴后来在欧洲的凯尔特人社会中变得特别重要。现代大型管弦乐器的竖琴是在18世纪出现的,有47根弦,音域几乎涵盖7个八度。竖琴可通过7个踏板演奏整个半音音阶,每个踏板可由两个半音(通过扭转叉状突起物可调紧或放松琴弦)来改变音的音高(在所有的八度音中);因此称为两极变音竖琴。其巨大的共鸣体可产生相当大的音量。

Tin Whistle/锡哨

锡哨或称为“便士口哨”是一种十分简易的笛状物。它被广泛运用在民间音乐中。用锡哨演奏在爱尔兰和苏格兰传统音乐中是最常见的,演奏者通常是作为乐队成员参与。在爱尔兰音乐中,其应用之广可视为爱尔兰音乐的特征,在苏格兰音乐中,它也很普遍,但它都不是必要的乐器。锡哨一个相当有特点的效果就是它的颤音,这种颤音是用手指在洞口的颤动产生的。在爱尔兰传统音乐中,常常可以听到锡哨那种尖啸声。从石器时代开始就有许多类似锡哨的乐器在世界各地被演奏。在19世纪以前,它通常用在街头音乐之中。起初锡哨的吹口用石头制作,后来则改为木头或是塑料以避免伤害演奏者。

爱尔兰传统乐器简要 (2)

Banjo/班卓琴

源自非洲的一种弹拨弦乐器。有铃鼓式的琴身,四五根弦,琴颈细长。第五根弦(如果有的话)栓紧在第五个品上,主要是由拇指拨奏出低音。最早的班卓琴只有4根弦,没有品。原由奴隶引入美国,19世纪在黑脸歌唱团表演中特别盛行,后传入欧洲。现在已是美国一种重要的民谣乐器(特别是蓝草音乐),早期的爵士乐也使用它。
19世纪40年代班卓琴被引进英国。

Bodhrán/山羊皮鼓

手持的山羊皮鼓,用于爱尔兰传统音乐并常用鼓槌演奏。

Bouzouki/布祖基琴

希腊流行音乐中用的长颈弦乐器。20世纪初从一种土耳其乐器发展而来,琴体梨形,指板有回纹装饰。现代的这种乐器有4排弦,用拨子弹拨,典型的风格是刚健有力和敏捷灵活。

Fiddle/小提琴
任何弓弦乐器都可以通俗的称为fiddle(小提琴)。尽管在乐器的制作、材料和形状上来说,violin(小提琴)和fiddle几乎没有差别。但是,在音乐内容、音乐风格和演奏方法等方面,两者是完全不同的。fiddle 属于民间乐器,原来主要流行于爱尔兰、苏格兰、英格兰等民间音乐中,随著英国开垦者来到了美洲新大陆,fiddle也随之进入了美国的民间音乐中。fiddle演奏主要用于舞蹈伴奏和节庆活动,音乐都是快速音型的,带有强烈的符点、切分和装饰音风格,而且弓法多变复杂。fiddle民间小提琴的演奏者大多为业余爱好者,以口传心授的传统方式传承曲调和演奏,音乐作品基本上都是一些民间曲调。
Violin和fiddles的区别在用于演奏古典音乐还是民俗音乐。如今这差别并不普遍了。

爱尔兰音乐 (1)

爱尔兰音乐由大量的曲调(tune)组成。每主调包含两三个或更多的部分,三四个并非罕见,但两个部分却更为常见。所以,我们常常说到主调的A部分和B部分。每部分重复一次然后过渡到下一部分,而整个曲调演奏两遍。

注:在剧院,舞蹈指导有“二次规律(Rule of Two)”。他们认为第一次你做一个有趣的动作,它可以吸引观众的目光,继而,你重复这个动作,观众就记住了。但是不要连续三次重复,因为那样观众会觉得无聊。爱尔兰曲调就像那样,当这段开始重复,你开始认识这些样式的时候,音乐却跳到了下一段,然后,音乐家回到第一段,你着急去熟悉,但是在你可以领会歌曲的格调的时候,它又过渡到下一段了。所以,它绝对不会令人厌烦。

这些曲调经常是在有一群音乐家围成一圈一起演奏的集会(session,比如Cara的The Redcastle Sessions这张DVD的session)上演奏。在这里,纯旋律音乐的优势就非常明显。因为集会可以容纳上百人,而每个人都演奏相同的曲调。事实上,越多的人的加入,也就有更好和更饱满的声音。

尽管大部分曲调都很简短,一些曲调却很自然的组成套(set)。而其中曲调的选择则体现了一个音乐乐团的创造力。在美国,典型的是每个人选择一个曲调。在一群优秀的音乐家之中,下一个曲调紧接着上一个曲调,因此,最初几个是独奏,当其他人认出了这个曲调,他们就加入。
而在爱尔兰有不同的方式。在一间酒吧的朋友之间,他们先讨论这套中的曲调,然后再演奏。之后,是社交的时间,讨论这天的一些事情,同时也谈到下一套将要演奏的曲调。

风格和装饰音

舞蹈中,有上百个不同地域性的音乐风格。虽然录音和传播媒介的出现往往产生统一的效果,但是不管你到什么地方,仍存在地域差异。

风格由演奏哪种曲调,哪些,如何演奏来定义,尤其是通过哪种装饰法(音乐中为表现或美学目的而添加音符的做法。举例来说,长音符可借重复或与邻音轮替(颤音)来装饰;不连续音的跳跃中,可以加入中间的音;或者可以延迟无法规避的不协和音)的运用,以及这些装饰音是如何编排的。

爱尔兰音乐有大量装饰法可以使用。每个装饰音都可以由音乐家自由的加入到曲调之中。因此,即便曲调是固定的,音乐家们也可以通过创造性的运用装饰音来得到他们自己需要的曲调。

注:有一个传统可以展示更高层次的创造力。在印度和阿拉伯的音乐乐团成员一起演奏同一个主题,然后轮流就这一主题即兴创作,而同时其余的演奏原始版本。基于虔诚的圣歌的主题,特别让人感到兴奋和精神上的感动。

最常见的装饰音有:滑音/slide(迅速地从一个音调变到另一个音调),剪音/cut(极短时间内的额外,更高的音,也就是倚音),轻敲音/tap(稍低的倚音),颤音/roll等。

不同的乐器使用不同的技术来演奏装饰音。例如,班卓琴运用三连音符。

还有一个特别的爱尔兰方式来演奏一些乐器。有如风笛手Brian Howard(山羊皮鼓和一种低音口哨的制作人)说锡哨演奏起来就好像爱尔兰风笛的一部分。

因为有大量装饰音,并且在一个曲调有很多可以加入装饰音的地方,熟练的音乐家会多次尝试。一般来说,起初他们会弹奏简单的,继而加入更多的装饰音。

曲种

爱尔兰音乐有五种基本曲调,华尔兹(Waltz),里尔舞曲(Reel),吉格舞曲(Jig),角笛舞曲(Hornpipe),波尔卡舞曲(Polka)。
以下是简要介绍。

里尔舞曲(Reel)
里尔舞曲通常是4/4拍,但一般都打的很快。2/2拍拍号也常见,而且更丰富,因为相同的每个小节有8个音符。但因为4/4拍是美国流行乐普遍的排号,许多曲调也这么记谱,基本旋律是完全相同的。由于重音在每小节第一拍,所以听起来像:DUM da da da – DUM da da da。

角笛舞曲(Hornpipe)
角笛舞曲也经常是4/4拍,不过采用了切分音节奏(相邻的两组音符听起来像附点四分音符和八分音符)。听起来像:DUM da-dum da-DUM da-dum。

华尔兹(Waltz)
传统的标准华尔兹以3/4拍的节奏缓慢演奏,像:DUM da da – DUM da da。

波尔卡舞曲(Polka)
波尔卡舞曲也是3/4拍,不过节奏更快,重音在第二拍,da DUM da – da DUM da。

吉格舞曲(Jig)
有三种吉格舞曲,但是都有“三连音符感觉”这个共同点。换言之,音符三个一组,重音在这一组中第一拍。单吉格舞曲(single jig/slide)是12/8拍:DUM da da – dum da da – dum da da – dum da da – DUM da da – dum da da – dum da da – dum da da。
滑步吉格Slip jig是9/8拍:DUM da da – dum da da – dum da da – DUM da da – dum da da – dum da da, 而倍吉格double jig是6/8拍: DUM da da – dum da da – DUM da da – dum da da。

(未完)

圣帕特里克节/Saint Patrick’s Day

3月17日是圣帕特里克节(St. Patrick’s Day,爱尔兰盖尔语为Lá Fhéile Pádraig),通俗称作St. Paddy’s Day,简称Paddy’s Day,是为了纪念爱尔兰守护神圣帕特里克。这一节日5世纪末期起源于爱尔兰,美国从1737年3月17日开始庆祝。

这一天是爱尔兰人的国庆节,同时也是北爱尔兰的银行休假日与爱尔兰共和国、蒙特塞拉特和加拿大纽芬兰与拉布拉多省的法定节假日。在加拿大其他地区、英国、澳大利亚、美国和新西兰,圣帕特里克节虽然广为庆祝,但不是法定节假日。

公元432年,圣帕特里克受教皇派遣前往爱尔兰劝说爱尔兰人皈依基督教。他从威克洛上岸后,当地愤怒的异教徒企图用石头将他砸死。但圣帕特里克临危不惧,当即摘下一棵三叶苜蓿,形象地阐明了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的教义。他雄辩的演说使爱尔兰人深受感动,接受了圣帕特里克主施的隆重洗礼。公元493年3 月17日,圣帕特里克逝世,爱尔兰人为了纪念他,将这一天定为圣帕特里克节。


圣帕特里克节也有些具代表性的象征,例如:通常有着三片心形叶子连在一起的酢浆草——三叶草 (Shamrocks) 和传说中的绿衣老矮人 (Leprechauns) 。圣者帕特里克利用三片心形叶子的酢浆草(三叶草),来向当时的爱尔兰人解释宗教上三位一体 (Holy Trinity) -天父、圣婴及圣灵的重要教义。因此酢浆草(三叶草)就成了爱尔兰的象征,到了现在更以发现四叶的酢浆草(幸运草)为幸运的象征。另外绿衣老矮人是爱尔兰传说故事中的角色,他们是仙子制鞋的鞋匠,身高约二呎行动快速的小精灵,他们很喜欢和人们恶作剧,像是把人们两只鞋子的鞋带绑在一起,害人们一站起来就跌倒;传说中这些精灵将一罐罐的黄金藏在树洞中,想要寻找黄金的人们,会在夜晚循着鞋匠精灵的锤子声,找到他们并要他们说出藏金的地点;曾有个人抓住一个精灵,也找到树洞中的黄金,那个人先用红手帕在树上做个记号,准备回去带工具再来挖黄金,谁知再回来后根本找不到那棵藏金的树,原来小精灵把所有的树都绑上了红手帕!

爱尔兰传统乐器简要 (1)

Accordion/手风琴

便携式乐器,用手拉风箱和两个键盘使活簧片发出声音。活簧片是一种小金属舌片,当空气吹过它时,便会振动发声。风箱的两边有键盘,类似簧风琴。右手键盘弹奏高音或合音。左手(低音)键盘的大部分键可发出3音和弦,“自由低音”手风琴可弹奏单一音调。最原始的手风琴使用的是按钮而不是琴键,1822年布施曼(F. Buschmann)在柏林获得专利,他也是口琴的发明者。这种乐器广受舞蹈乐队的喜爱,也被视为一种民俗乐器。
据说手风琴借鉴中国笙簧发音原理而形成的,1777年,中国器乐“笙”由意大利传教士阿莫依特神父传入欧洲,随即便在欧洲开始出现了一些手风琴的前身乐器,但它们大都未能成形便被淘汰了。
这个乐器通常被称为“一个人的乐队”,因为它可以不需要其他乐器伴奏。常在欧洲 , 北美洲 和南美洲用于民乐的演奏,尤其与即兴表演联系。在一些流行音乐的演奏中也用到这乐器。此外,也在古典音乐中独奏和管弦乐中用到。

Concertina/六角形手风琴

活动簧片乐器,伦敦的C.惠斯通于1829年取得专利权。他后来又制作了具有全部半音阶的乐器。和手风琴相似,音由活动簧片奏出,但是使用按钮而不是键。阿根廷班多尼昂琴与之十分相像,不过是四方形而非六角形。

Bagpipes/风笛

一种带有一个可通过栓塞的管子或风箱膨胀的弹性袋子,一个双簧管,及一到四个低音管的乐器,音色类似于中国笛子,也是流行于欧洲各国的一种民间乐器。
尽管苏格兰高地风笛(Scottish Great Highland Bagpipe)和爱尔兰风笛(Irish uilleann pipes)在国际上享有盛誉,不过在整个欧洲,北非,波斯湾,和高加索地区都曾有发现。
据说风笛起源于古代西亚两河流域的苏美尔地区,约公元1世纪流传到古罗马。罗马军队入侵大不列颠,风笛传入苏格兰。而公元14世纪起成为风行欧洲的民间乐器。18世纪风笛传到澳大利亚、加拿大,在苏格兰地区,风笛是最具有代表性的民间乐器,常用于民间的婚丧风俗节日活动中。
有证据表明,爱尔兰风笛(Uilleann pipes)在1581年出现。

Uilleann pipes/爱尔兰风笛

Uilleann源自爱尔兰语(Gaelic,盖尔语)uillinn,意思是“手肘”,意味需要用手肘演奏。与其他风笛不同,爱尔兰风笛拥有不同的和音结构,听起来更平静更柔情。

凯尔特音乐节/Celtic Connections

Celtic Connection 2009 logo

自1994年为填补格拉斯哥皇家音乐厅圣诞后的日程空白,由Colin Hynd发起的凯尔特音乐节,由第一届有32000人参加,到现在每年一月举办,拥有超过300次演唱会,同乐会(爱尔兰/苏格兰社交集会),讲座,活动,研讨会的规模的世界上最大的冬季凯尔特音乐文化节。凯尔特音乐节关注的是苏格兰传统音乐的本源,以及世界性的民谣,本源,和全世界的音乐艺术家。
Celtic Connections
如今,凯尔特音乐节的游客来自世界各地,是格拉斯哥不可或缺的文化组成部分,积极地推动了国际间的文化交流。

曾经参加过的艺术家有Joan Baez, Bob Geldof, Clannad, Capercaillie, Kate Rusby, Sinéad O’Connor, Alison Krauss, Shane MacGowan, Runrig, Eddi Reader, Evelyn Glennie, Carlos Núñez, James Grant,Dougie MacLean, Billy Bragg, Beth Nielsen Chapman, Mariza, Seth Lakeman, The Clan Gregor Society Pipe Band, k.d. lang, Steve Earle, Idlewild, Teenage Fanclub, Snow Patrol, Bert Jansch和Bernard Butler,还有更多。

更多请访问Celtic Connections 官方站点

Cara在Celtic Connections 2008的照片,来自BedwyrPhoto
Cara in Celtic Connections